永利皇宫463备用网

主页 > 永利463手机版 >

当这位瑞士人加入克罗地亚国家队时 他的父亲哭

2019-10-08 15:25来源:网络整理

  

拉基蒂奇 拉基蒂奇

  连续经历三场加时赛,克罗地亚队打进了2018俄罗斯世界杯决赛,接下来他们将与法国队争夺冠军。

拉基蒂奇

  克罗地亚阵中的中场主力拉基蒂奇现效力于巴塞罗那,被球迷戏称为梅吹群群主。拉基蒂奇的父母因躲避战乱而离开克罗地亚,移居瑞士,拉基蒂奇出生在瑞士,在瑞士长大,并代表瑞士U21国家队有过出场,但最终在选择成年国家队时,拉基蒂奇选择了克罗地亚。

  

  在本届世界杯开打前,The Players Tribune 采访了拉基蒂奇。克罗地亚球员的顽强感动了很多人,拉基蒂奇的经历,或许能让大家更好地了解为什么克罗地亚人这么坚韧。

拉基蒂奇鼓舞队友

  当父亲把衣服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哥哥和我都知道……

  我们永远不会把它们脱下来。

  当然,当盒子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瑞士的家里时,我们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盒子上潦草地写着克罗地亚的寄信人地址。 那是一个我们称之为“家”的地方,但它也是哥哥和我之前从未去过的地方。

  我们在家里用克罗地亚语交流,所在的瑞士小镇上有很多克罗地亚人。 但克罗地亚对我来说仍然遥不可及。 我的父母在战争爆发时离开了克罗地亚,哥哥德扬和我出生在瑞士。 我们所知道的克罗地亚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或者是在照片上看的,有时则是在父母与克罗地亚的亲朋好友通电话时能了解到一些。

拉基蒂奇兄弟俩

  小时候很难理解巴尔干地区所发生的事情。 父母从来没有告诉我关于战争的事情。 我能理解他们,他们真的不想谈论那场战争。 我记得当他们和克罗地亚的某个人打电话时,他们有时会哭出声。 这种感觉有点像。。。我不知道如何解释,也许就像一场噩梦? 我们兄弟俩很幸运,因为我们远离了战争,所以我们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的父母置身其中,他们的很多朋友和家人都留在了家乡,我的父母失去了很多所爱的人。

  然后,记得当我只有四五岁时,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 我看到了巴尔干战争的照片和影像,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这是不可能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在克罗地亚正式独立之前,我们的国家队就已经踢了一场比赛。 我想这可以告诉你足球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了, 对于任何国家和它的人民来说,无论人们身处何方,足球都是他们寄托思念的方式。因此,当我父亲用刀将那个从克罗地亚寄来的盒子打开并拿出两件克罗地亚国家队球衣时,哥哥和我有了一种归属感,那种力量非常强大,就像是那一刻我们也是克罗地亚的一部分。

  我们睡觉的时候穿着球衣,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也穿着。 到了第三天也并没有想要脱下来的打算。当时我们的感觉是:“哇!我们有克罗地亚队球衣了!!红白相间的格子衫!” 但是这两件球衣的背后都没有印号码。那时我们希望有10件克罗地亚球衣,因为我们不想穿其他衣服。这件球衣对我们来说是如此特别。

  当我开始踢球后,并没有穿上克罗地亚国家队队服。我身上穿的是另一个国家的球衣——瑞士。这一点我很坦诚,我经常告诉别人“我是一个瑞士人。” 然后别人都会怪异地看我一眼“一位名叫伊万·拉基蒂奇的瑞士人?” 但是我确实出生在瑞士,在瑞士长大,我在瑞士上学,我的朋友也都来自瑞士。

  所以当我代表瑞士青年队参加比赛时,我很自豪穿了五年瑞士队的球衣。

  但我内心绝大部分属于克罗地亚。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战争结束几年后,父母和我们兄弟俩终于一起回到了克罗地亚。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战争是任何人都避开谈论的话题,就好像我们必须忘记战争,我们必须继续向前,将战争抛之脑后。

  第一次去克罗地亚让我想起了在瑞士的家乡莫林,很多克罗地亚人和我的家庭一样在战争爆发的时候移居到那里,所以那里有很多的克罗地亚餐馆。1998年,当克罗地亚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时候,莫林到处悬挂着克罗地亚国旗。每个人都疯了。

  在1998年世界杯期间,哥哥、我还有父亲一起在瑞士的家中看比赛,我们穿着克罗地亚的球衣, 在比赛的90分钟内禁止交谈,电视上的比赛是最重要的。 “我们可以在赛后讨论,”父亲会说,“现在,只看比赛。”

  如果你问克罗地亚人关于1998世界杯的事情,那么他们都会告诉你与德国队的1/4决赛是最不会忘怀的时刻。怎么可能忘记?我们在1992年才正式被承认,而6年后我们首次参加世界杯就在1/4决赛与德国队相遇!父亲都已经激动到语无伦次了。我觉得父亲可能是世界上最为足球疯狂的人了。父亲在我们移居瑞士之后找了一份建筑工地上的工作,他是一个强壮的男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球员,一名身披4号球衣的防守型中场。

1998世界杯克罗地亚VS德国

  克罗地亚战胜德国后,父亲是什么反应呢?

  是的···他快要上天了。很多时候,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是实现了我和父亲共同的梦想。在决定移居瑞士之前,父亲在波斯尼亚是一名高水平的球员。但是为了生活他带着一家人来到了瑞士。在他不再踢球之后,他会放下手中的一切来看我踢球。

  足球和克罗地亚对他而言意味着太多太多。

  当我需要做出是加入克罗地亚成年国家队还是瑞士成年国家队这个决定,在我和瑞士国家队教练通电话时,我能听到父亲在门外的脚步声。

  说实话,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一定会选择瑞士。我从来没有想过其他可能性。我一直在瑞士的国家队系统地踢球,这是我的球队。但是10年前,斯拉文·比利奇和克罗地亚足协主席来看我在巴塞尔的比赛。我和他们见了面聊了聊。

  能够和斯拉文在一个房间里···好吧,随便他说什么我都会说:“好的!我愿意跟你一起走!”他对我来说是英雄一般的存在。但是10年前的那个时候,他从来没有对我施加过任何压力。他只是告诉了我球队的计划以及他希望我成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我已经做好决定,已经想跟他走了。他给了我许多自信,这让我觉得立刻就想和他走。

比利奇与拉基蒂奇

  该如何评价斯拉文呢?他是我足球生涯中遇见过的最重要的人之一,他对我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重要的教练,更是一个重要的人。他很特殊。他身上有一种特质,一种想让你一直为他效力的魅力,不管是今天,明天还是永远,我都想为他踢球。而他能够将你身上最棒的那部分潜力激发出来。你会这么想:“这个男人会为了我包办所有事情。”

  但即便坐在斯拉文对面,和他促膝相谈,我也知道那一刻无法做出决定。 瑞士给了我很多,所以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思考自己的选择。 我在巴塞尔的赛季结束了,在去沙尔克04之前,我在家里待了段时间。 国家队的决定一直困扰着我,在我去德国之前,我需要做出决定。 我想保持一个清晰而专注的头脑去开启新的职业生涯。

  坐在房间里,我还是不知道我要选择瑞士还是克罗地亚。我不停地回想着那些让我走到现在的人和事。

  然后我问自己:你的内心告诉你什么了?

  我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瑞士的教练。我是瑞士球队的一部分而且至今的足球生涯都是在瑞士度过的,所以我要先告诉他我的决定,告诉他为什么我要选择克罗地亚。我告诉他这个决定不是针对瑞士,而是因为那是克罗地亚。打完这通电话之后,我便给斯拉文打了电话。

  我选克罗地亚,让我成为克罗地亚球队的一部分。

  斯拉文说道,“所有的克罗地亚人都会为你的加入感到骄傲!不要想太多其他的杂事,你只需要享受足球。”

  两通电话都没有花费太长时间,但是整个过程中,我都能听见父亲在走廊来回走动的脚步声。

  当我打开门时,父亲停了下来,注视着我。 我没有告诉他我所做出的决定,但他告诉我,无论我选择哪支国家队,他都会支持我。 对我们两个人来说,这是只属于我们父子之间的时刻。

  我决定先跟父亲开个玩笑。

  “我选择加入瑞士国家队”我告诉他。

  “噢,”父亲说道,“好吧,这样也很好”

  “不,不”我笑着说道,“我选择了克罗地亚。”

  那一刻,父亲饱含热泪,哭了出来。

  每次代表克罗地亚踏上赛场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和父亲的那个时刻。我知道父亲想站在我身处的位置,穿上我的球鞋。我知道有无数的克罗地亚人也想这么做。能够代表你的国家捍卫你的国家,这一切都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克罗地亚人民都很特别。他们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当在克罗地亚球迷面前踢球的时候,你永远不会希望比赛结束。就好像,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好像你想给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来一个大大的拥抱。你不想离开赛场,你希望每天都能和他们在一起,每天都想在赛场上度过。

  有趣的是,距离收到那个来自克罗地亚的包裹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我仍然不想脱下身上的克罗地亚球衣。

  身穿这件球衣也有着相应的压力,但是我觉得这份压力是有益的。你希望给全世界展示克罗地亚的实力。你想继承当年斯拉文和苏克所书写的传奇。

  我觉得我们还在告诉全世界我们是什么样的以及我们能做些什么。在世预赛附加赛对阵希腊的那场比赛应该是近五、六年来我们踢得最棒的一场比赛。我在更衣室里告诉队友们,“我们就像现在这样继续前行吧!”

  莫德里奇和我相视一笑,我们两个都觉得早就应该像现在这样做了。

  正如你之前所知道的,我的家人也在不同的国家长大。我的妻子是西班牙人,我们的两个女儿成长于巴塞罗那。这一切很特别,我的两个女儿和我有一样的体验,我们都有生活在不同国家的经历,这让我们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理解生活。最重要的是,我的两位小公主是我最大的球迷。

  所以在世界杯开始前,我必须要做一件特殊的事情。

  那一天,我带了一个盒子回家送给我的女儿们。盒子里装着两件克罗地亚球衣。

  她们告诉我永远也不会把这件球衣脱下来。

  我知道她们的感受。

拉基蒂奇一家

推荐阅读
热点资讯